无标题文档
今天是
宁夏机关党建网 党群共建 党员教育 党建研究 基层组成 党史知识 机关作风 他山之石 勤政廉政 视频广播 规章制度 干部培训 精神文明 工作文件 党群共建
>>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宁夏机关党建网 -> 党建聚焦
人民治水谱新篇
  责任编辑: 来源: 宁夏日报     2021-05-21 字号:[][ ][ ]

  宁夏全境属于黄河流域,但资源性缺水、水质性缺水、工程性缺水问题长期并存,是困扰宁夏人民生活、生产、生态的最大瓶颈。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解决宁夏的“水”问题,自1958年以来对宁夏水利建设累计投资371亿元,其中党的十八大以来投资292亿元,支持宁夏人民以黄河为时空轴线,筑堤防洪、建坝开源、疏浚河渠、保水固土,让生命之源增进人民福祉。

  束河筑堤——让水流到该去的地方

  1950年5月,24岁的山西籍学生李识海从西北农学院水利系毕业,颠簸跋涉7天,来到宁夏水利局工作。当时的银川处于湖水包围中,城里只有灰蒙蒙的低矮平房,到处是荒滩、水坑。“满城买不到一只暖水壶。”他后悔了。

  “平湖如镜水清涵,山翠天光荡蔚蓝。雪点低空翔鹭净,银刀映日跃鱼憨。”墨客们赞咏的银川七十二连湖,在水利人李识海眼中却是一种灾祸:“地下水位不断增高,土壤盐碱化严重,农业产量减少,小麦亩产一二百公斤算是难得的高产。”李识海认为,这是千百年来引黄灌区农田大水漫灌粗放型耕作,加之沟渠不配套、排水不畅所致。

  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后,以治水、治山、治田为重点,大力推进以工程水利建设为特征的治水,开创了人民治水新纪元。新中国成立后至20世纪70年代,宁夏对引黄灌区进行大规模整修和重建。当时,李识海在吴忠水利局负责旧渠改建工作。

  “通过修建排水沟降低水位、压碱排碱,第一、第二、第三排水沟以及银新沟都是在那个时候修的。”如今96岁高龄的李识海扎根宁夏70余年,曾在干旱带修建人饮工程,开挖西干渠,先后担任同心扬水工程、固海扬水工程、盐环定扬黄工程的总工程师,一生都在践行“一心要把宁夏水利搞好”的初心。

  此后几十年,党和政府坚持把灌排基础设施改造作为保障全区粮食安全、生态安全、经济安全的大事来抓,进行大规模整治扩建,建成青铜峡和沙坡头水利枢纽,结束了宁夏无坝引水的历史,还兴建了跃进渠、东干渠、西干渠、宁东供水及典农河等一大批大型重点工程,形成了较为完善的供水、排水、水保、防洪等工程体系。如今,宁夏引黄灌区有干渠25条2439公里、排水干沟34条1000公里,灌区总引水能力达750立方米每秒。

  进入新世纪以来,为破解日益严峻的水瓶颈问题,以节水型社会建设为标志,宁夏大力推进以资源水利建设为特征的治水,推动宁夏由传统农业水利实现向工业、城市、民生、生态水利的历史性转变。2003年,宁夏平原中部青铜峡河西灌区,一项集防洪、排水、生态、景观和中低产田改造等多功能为一体的水资源综合利用工程开始建设,它将10多条排水沟横向连接,串起北塔湖、阅海、华雁湖、宝湖等8个大湖泊,再现了“城中有湖,湖中有城”的水景。典农河的成功实践,在宁夏大地书写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诗意华章。

  黄河宁夏段自古洪水灾害频繁,所到之处淹漫滩地、顶托排水,沿河农田、村庄不得安宁。是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自治区水旱灾害防御中心减灾科科长岳志春告诉记者,上世纪以来,黄河宁夏段共发生大于5000立方米每秒的洪水5次。几乎每年都会形成凌汛灾害,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3000万元,因河势缺乏有效控制,塌岸严重,大部分年份塌岸损失都在1000万元以上。

  新中国成立后,在党的领导下,宁夏举全区之力先后进行了几次大规模的堤防建设。1964年春,国家气象局预报黄河有大水,自治区政府组织沿河各县动员10万军民,修筑堤防约280千米,当年就抵御了5930立方米每秒的洪峰;1981年黄河大水后,中央支持宁夏防洪抢险费800万元,历经2年新修加固堤防447千米;1992年至1995年,修建和加固堤防356.5千米,新建护岸6.92千米。同时,陆续建设了一批治河工程,抵御了多次严重的水旱灾害,减少了洪凌灾害和河道塌岸损失。

  面对黄河带来的灾祸,在国家部委的大力支持下,我区从1996年开始至2015年,堤防建设走上了规模化、标准化建设轨道,有计划地对重点堤段、重点河湾进行集中整治,先后实施完成了五期治理工程任务,完成402公里黄河标准化堤防。

  为保母亲河长治久安,2015年,黄河宁夏河段二期防洪工程,在中卫、吴忠、银川和石嘴山4市10个县区开工建设,并被国家确立为172项重大水利工程之一,总投资30亿元,中央资金投入18亿元。

  “这两期工程的实施使我区的防洪标准从不足5年一遇,提高到了20至50年一遇。”岳志春说,目前宁夏针对不同岸线、不同区域的实际情况和管控要求,对黄河宁夏段按照“一河双线三带四区”进行空间划分和规划布局,分区分类进行保护治理。按照黄河干流城市段防洪100年一遇、其他河段50年一遇、银川河段20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推进黄河宁夏段堤防工程达标。

  不只是黄河干流,贺兰山东麓以及六盘山地区都是宁夏洪水灾害的易发区。2010年以来,我区共投入27.4亿元完成了111条中小河流治理,治理河段2451公里,重点城镇段落防洪标准达到了50年一遇,有效保障了300万人口、300万亩农田免受洪水威胁,减少塌岸200余公里。

  青铜峡水利枢纽工程——两千年无坝引水的终结者

  从空中俯瞰黄河宁夏段,粗犷雄浑的黄河水在黄河上游的最后一道峡谷中时缓时急,长流不息。河两岸山势对峙;青铜峡水利枢纽工程拦河起平湖,如一颗明珠,镶嵌在宁夏青铜峡灌区九大灌渠之首。

  秦汉以来2000多年间,宁夏引黄灌区各大干渠全部从黄河直接开口引水。“在大坝建成前,每年春天引水灌溉前,黄河两岸都人山人海,为了打坝引水,很多人每天都是一身泥土,但到秋天收成却很有限,毕竟还是靠天吃饭。”曾见证大坝开工的青铜峡市农民罗秀明说。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非常重视黄河的治理与开发,1954年,在北京临时成立了200余人的黄河流域规划委员会,并在全流域规划了46个梯级水利和水电工程,其中第一期水利水电工程就包括青铜峡。

  工程从1958年8月26日破土动工到机组全部安装完毕,历时20年之久。其间,技术人员要么住的是破乱不堪的庙,要么是半地下室的窝棚。“除粮食当地供应外,蔬菜副食无处可买,有时买不到蔬菜在餐桌上放一碗盐水,吃几口饭用筷子沾盐水下饭。大家没有怨言,只盼工程早日开工争取时间解决灌溉问题。”时任水利水电部青铜峡工程局总工程师的礼荣勋回忆,为宁夏水利事业发展长远计,水电部决定由三门峡工程局派出施工力量,包括党委书记、局长、总工程师、技术干部、技术工人和主要施工设备,待工程完工后,给宁夏培养一支完备的水电施工队伍。没有工业基础,信息闭塞,工程用电和物资缺乏,财力也靠中央拨款……这个“娃娃”宁夏很难拉扯大,因此,开工半年后,国家水电部直接管理青铜峡工程。

  青铜峡工程要确保灌溉用水贯彻于施工全过程,深刻诠释了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这是我国第一个闸墩式水电站,在建设上没有经验可以借鉴。开工时,甚至连施工图纸都没有,只能一边设计一边施工;每年“五一”前要不耽误农时保证春灌放水;汛期要保证灌溉系统安全供水,因此主体工程只能在每年的11月中旬到来年4月中旬的严寒季节进行。参与工程的大多数技术干部听从党的召唤,怀揣建设祖国大西北的宏大理想,从全国各地来到宁夏,坚韧不拔、呕心沥血,在工地上度过了他们一生中最宝贵的岁月,终将青铜峡工程建成。

  青铜峡水利枢纽抬高黄河水位后,东干渠伸入坝上取水,河东总干渠从8号发电机组的尾水取水,并通过秦汉分水闸将黄河水分流至秦渠、汉渠和马莲渠;河西总干渠从1号和9号机组退水口取水,并依次将水分给泰民渠、西干渠、惠农渠、汉延渠、唐徕渠和大清渠。从此,宁夏结束了千年无坝引水的状态,而沙坡头水利枢纽的建成,也结束了卫宁灌区无坝引水的历史,引黄灌溉面积由解放前的100多万亩,逐步发展到现在近800万亩,如今,宁夏引黄灌区已成为灌排通畅、旱涝无虞的稳产、高产粮食基地。青铜峡水利枢纽电站发电后,也为冶金、煤炭、机床、化肥、农机、纺织、电子等现代工业提供了充足的电力。

  1963年10月18日,时任国家副主席的董必武视察建设工地,专门题写了一首诗《游青铜峡》:“青铜峡扼黄河喉,约束水从峡里流。导引分渠资灌溉,下游千里保丰收。兴修大坝自需工,发电无妨灌溉功。跃进开头难不倒,任他泥铁笑东风。”

  这座与自治区同龄的大坝不仅是中国近现代水利史上的一座丰碑,也是中华民族一座自强不息的精神丰碑。

  扬黄上山——千年旱塬变绿洲

  “宁夏川,两头子尖……金川银川米粮川。”幼时,自治区水利厅原一级巡视员郭浩随父母从吉林来银川,他以为歌中的宁夏就是全部的宁夏,直到1982年分配到固海扬水管理处实习。“歌词中唱的是引黄灌区,它只占宁夏25%的国土面积,中部干旱带和南部山区还是人均可利用水资源量30立方米的极贫地区。”

  郭浩说:“也只有共产党能改变这种面貌。”

  20世纪70年代开始,为解决宁夏中南部地区和陕甘宁革命老区群众脱贫和人饮问题,按照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要求,宁夏先后建设了固海、盐环定、红寺堡、固海扩灌等大型扬水工程,形成了近300万亩的扬黄灌区,有效地解决了我区中部干旱带水资源极度缺乏的现状和当地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改善了生态环境,维护了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发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被群众誉为“生命工程”。

  “老百姓跳进浑浊的渠水中,捧起来就喝,激动地说的确是甜水。”郭浩告诉记者,扬水上山后,群众发出了最朴素的心声:“共产党好,黄河水甜。”

  在大型水利工程的支撑下,跨越近40载春秋,历经6个阶段的大规模移民,123万贫困群众从“大山深处”迁至“大河之畔”。

  人口迁移伴随着生态环境的不断改善,全区水土流失面积由近4万平方公里减少至1.57万平方公里,治理程度达到58%,入黄泥沙量由近1亿吨减少到2000多万吨,塞上山川大地实现了由“黄”到“绿”的巨变,实现了生态、经济、社会效益共赢。

  近年来,国家下大力气投入资金,固海扬水工程、红寺堡扬水工程、盐环定扬水工程和固海扩灌扬水工程不断更新改造,自动化水平大幅提升,成功迈入国内一流的现代化扬水泵站之列,工程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及社会影响力显著提升,为我区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实施乡村振兴和先行区建设提供了坚实保障。

  2021年,一部现象级电视剧《山海情》在全国热播,并被翻译为多国语言,剧中一口水窖和两只羊就能决定一个姑娘的婚姻大事。

  现实中的缺水故事远比剧中更悲苦:家家户户不锁门锁水窖;远距离找水、拉高价水;人与狼、畜共饮;长期饮用高氟、高砷、苦咸、污染水……

  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来自党中央、国务院的深情,总是与西海固群众的渴望紧紧相连,千方百计解决人畜饮水难题。自治区历届党委、政府通过扬黄河水、建集中供水工程、泉水改造、打井打窖等措施,坚持不懈地改善农村人畜饮水状况。2006年后,自治区从被动的饮水解困走向构建饮水安全工程体系,从此,宁夏“大、中、小”工程并举,地表水、地下水、跨流域调水综合利用。建设集中饮水工程486个,历史性解决了439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2016年10月8日,宁夏中南部城乡饮水安全工程通水,使西海固千百年来“喊叫水”的历史一去不复返。

  今天,随便走进一户人家,打开水龙头,自来水都能哗哗流出。在这些中国最为偏远的山区,基于物联网的“互联网+城乡供水”技术应用正全面推广,实现了从水源到水龙头的全链条智能化。村民只要打开手机,就可以用App随时查看用水量、交水费,技术的进步弥合了城乡差距,实现了城乡供水同源、同质、同网、同价。

  民生期许殷殷,治水未有穷期。宁夏水利人在贺兰山下、六盘山间、黄河两岸,砥砺前行,为人民的幸福生活提供更坚实的依托。

  固原市投资3.2亿元实施中庄水库饮用水源地保护工程,有力保障了原州区、西吉县、彭阳县及周边农村110万人的饮水安全。 本报记者 党硕 摄

  

20世纪90年代,面对旱情,西海固地区群众车拉肩挑保苗抗旱。 本报记者 王猛 摄 (均资料图片)

>>> <<<
无标题文档
单位地址:金凤区康平路1号四号院区直机关工委 邮编:750066 电话:0951-6669656
主办: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 技术支持:宁夏新闻网
宁ICP备09000135号-1 投稿邮箱:nxjgdjw@126.com宁公网安备64010602000386号